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5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我再陪你去做检查,我就不相信,现在医学这么昌明,就治不好你的这点幻觉。要不不用做检查了,回来直接把你脑袋里的那个血块给清除掉。”

  “哇,原来这才是你今天讲话的重点啊,”我哈哈大笑起来,“医生都说应该不是血块压迫的事情啊,若是拿走还保不准真送我去地狱模式了呢。”

  “哎,你这孩子,说着说着,搞得我都想哭了。”小雯低声的说。

  “没事了,你也不想我被让人当怪物一样被人推来搡去的检查吧。我这段时间自己总结了一下,我想也是大概太累了,这十年神经过得太紧绷了,是应该给自己放个假了。”

  “哦,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啊,日本每天有那么多人压力过大而自杀的,幸亏你有我这么好的朋友,可是经常向我诉诉苦,倒倒垃圾,然后就可以焕然一新重新上路。”

  “是啊,谢谢你了,我亲爱的垃圾桶。”

  “你现在给自己放了假。但是我建议你放假也不要一个人啊,要放假也要和致远一起嘛,你看致远也是越来越没什么话可讲的了,再这样下去也会出问题。现在你们的工作室,早已过了瓶颈期,好得简直一马平川了,大家都应该休息一下嘛。”

  “呵呵,一马平川,若我们像你这么想,明天就会一落千丈的。放心吧,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等我休好了,我也要求致远也去度个假,保证咱们的工作室继续一马平川。”

  “盈盈,你们除了工作,难道就不想想自己的事情?比如说,生了小孩?”小雯低声的问。

  “小孩?现在一切都还刚刚稳定。这个事情还是先别提了。再说我都还没结婚呢,未婚先孕这个词不适合我这种人。还有我都觉得我自己还是个小孩呢。呵呵。”

  “结婚这个词,对你来说不就是张纸条吗?你和致远兜兜转转在一起十来年了吧?致远也太不懂道理了,这种事情总不能女人提吧。你知道吗?女人过了三十就是高龄产妇了,你也要为自己想想啊。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来没想过啊?”

  我已经解释了无数趟了,浩然只是工作搭档,可是在小雯眼里只是yù盖弥彰,难道同居就必须是男女关系,不能纯粹是为了工作?

  “哈哈,不至于吧……”

  我还没说完,小雯插上说:“好,今天就这样,妞妞醒了,记得每天开机啊,我要查岗的啊。拜拜。”

  没等我再发出半个音符,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了。

  妞妞,我的眼前浮现一个像豆腐一样的小婴儿,白白的,柔柔的,软软的,滑滑的,很想抱着咬一口,那一定是一口出汁的滑润好口感。我邪恶的想着。

  挂完电话,耳朵突然安静下来,天籁般的寂静,转瞬头顶的知了声又是铺天盖的聒噪起来。

  透过低垂的葡萄架,能看到阳光已经照耀的前岸的老街上,像是镀了层金子。

  院子不大,就十几二十平米,满满登登的葡萄架占了院子的三分之二,藤爬得异常的茂盛,叶子密密匝匝的,阴暗凉爽。

  藤上的葡萄挂得也是非常的喜人,紫红sè、大颗粒非常诱人,只是数量稀少了点,被刚才那些顽皮的小孩摘过后,就更显得非常稀拉了。

  还好,从叶子的下面还透着许多小小的绿弹珠一样的小葡萄,不知我能否等到它们的成熟时候。

  院子的地面是直接用青砖铺成的,已经许久没有人迹踏足,野草们生命力顽强的从狭小的缝隙里钻出,有些已经长得半人高了,孤苦伶仃、形单影只的矗立着,有些索性摸索着横向发展占领着地面,覆盖着青砖。

  经过刚才的一场混乱更多的草儿们已经支离破碎的□□过了,软塌塌的趴在了地上,气喘吁吁,青涩的草味蔓延在空气中,沁入我的心脾。

  左右两边的围墙也不是很高,两米多的样子,都是用青砖垒起,墙面上七七八八的也被绿sè的藤蔓覆盖,

  墙头上依稀能到几株茂盛仙人掌的向上伸张着。围墙下有半米宽的花坛也是相当简陋的直接用青砖垒着,长时间的没人照顾,有些地方已经被疯狂的野草挤出了缺口,砖掉了下来,野草们顺势又霸占了更多的有泥土的地方,放肆得生长着。

  纵然有野草的霸道但那些平日里受人照顾的花儿们,也拼命的学着生存,除了我认识的串串红、夜夜红之类的还有一些零星的、瘦弱的夹在野草堆里开着孱弱花骨朵儿。

  较小可人的五角星花还有蔷薇们,那些能爬藤的花朵正努力的攀爬上墙壁,去填满为数不多的空白,有些甚至是越过了插满玻璃渣的墙头,向外延伸出去。

  我坐在门槛上静静的喝着水。

  真是一副好景象。

作者有话要说:  

☆、男友浩然(20150518修)

  眼前的景象如此的陈旧却生机勃勃,但它也曾有过簇新被人打理的时光,只是我是如此的欣赏它的破旧,也无能为力去修葺让它焕然崭新。

  这是我的家,父亲要回的家。而我却像个客人一般挑剔的冷眼旁观,像看一幅画,一出戏,有所感悟也会泣不成声,但还是冷眼旁观。我纵然能身临其境,但那都是可有可无的一笔,或许也是最终删除的一笔,在我的心里也在我的记忆里。

  可是明明为什么我看到的是我自己!

  那是毫无生机的深秋的花园,杂草丛生萧瑟清冷,没有了对未来的yù望,也拒绝有出路。心中的茫然像瘴气一样膨胀,压抑,侵蚀着五脏六腑,吞噬着明显减少的活跃细胞。

  我深深的做了个深呼吸,尽可能的把瘴气呼出,我知道我已经无法清除它。它已经在我胸中盘踞的了三年,从第一次的漩涡开始,一点点的蚕食我的勇气,我的激情,我的无所畏惧的想象和热情。

  在漫画的世界里,为别人的理想跋山涉水,奔走相告,而自己却在现实的世界中一丝一丝被抽掉斗志。

  这就是我的现状。

  从里屋搬出一张藤椅,放在院子的中间,再放一张方凳用来搁脚,躺在上面有种久违的惬意感,慵懒的舒展到全身。有些阳光洒在我脸上,晃眼但不刺眼,我闭上眼睛,无风却有凉意。不知道这种感觉能停留多久,但此时是多么真实,真实到伸手就能拽到一根草,草杆放在嘴中咀嚼能嚼出丝丝的甜汁。

  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此时是夏花绚烂的时节,我有耐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