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7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交流。

  “爸爸能在睡梦中离开,对他好,对我们都是种福气。”我低声说。

  “我知道房子的事情,当时肯定姨夫也是随口一说,再说他老人家现在也已经走了……”

  “我知道,放心吧,你们可以继续住下去,我也不会让你们出一分钱租金的。毕竟你们是我爸请回来的,我也不会赶你们走。”说完,我把杯底的酒一饮而尽。

  我能感觉在我余光了,他们夫妻俩的目光冒着火花交汇了。

  无论如何,请别和我提房子的事情,纵然我再不孝,毕竟父亲尸骨未寒,而我也并未急着要离开望城。

  “下午我还有事。多谢你们的款待。我先走了。”

  说完抓起背包,径直的就往门口走。

  刚下楼梯,小宝嫂在门口大声的喊:“盈盈,你喝了点酒,可千万别开车啊。”

  我摸出包里的车钥匙,扔了过去,笑着说:“谢谢小宝嫂,我打车走。”

  看着他们夫妻俩还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到说什么的样子,我落荒而逃。

作者有话要说:  

☆、有病的人(20150519修)

  外面阳光白得刺眼,刺得眼泪就要汩汩的往下滚。

  戴上墨镜,撑起遮阳伞,走进的烈日中。

  父亲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关于望城的财产归宿问题他早已和我商量,我亦不是个爱财的人,他怎么想法我也不会多去过问,只是父亲走得匆忙,并没有留下文字性的东西,难免他们会对我有点揣测。

  我也很好奇这些年不是我汇钱给他,而是他汇钱给我,情愿一年两次的来看我,也不让我回国看他,包括是春节清明。

  很多的问题在心中堆积,只是现在暂时未找到答案。对不起了,小宝哥,父亲怎么说,我还是会怎么做,只是现在我不想给出承诺。就像我只是个简单人,甚至是觉得自己还是个没有长大个孩子,可是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城府极深的女人。所以,那我就只能学着做一个城府极深的女人。

  头有点晕晕的,酒劲上来了。

  七月的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射着,就算是戴着墨镜撑着遮阳伞,眼睛还是眯着看前方,有种置身烤箱的感觉。

  路上的行人接近负数的出现,能出现的都尽可能的裸/露着身体,却又防晒霜防晒衣墨镜帽子遮阳伞层层的抵抗着紫外线。夏天是女孩子的天堂,曼妙的身材能引人侧目回首,甚至是比漂亮的脸蛋更让人赏心悦目。

  我知道我穿着亚麻的背心长裙平底凉鞋,就算个子较小也足够让我引人侧目和回首张望,体重和十年前有减无增,内心深处或许希望有一天回来,期望有人能一眼就认出我来。

  头晕得厉害,嗜睡感直往脑子里爬,本想四处逛逛,分散一下情绪,看来现在只能打道回府了。

  早已在地图上预习了回望港的公交线路,我很快得找到个站台,城市虽然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但那些路名还是亲切的非常可爱。

  虽然头上撑着遮阳伞,可是一点都挡不住热能在身体里的蒸发,汗一层一层的从脸上脖子上腋窝下冒出来,小方巾一次一次的擦,可是汗水像个痛哭的人止也止不住的流淌。

  没多久,方巾就有无法忍受的潮湿感和汗馊味,就在打算放弃坐公交车的边沿,车子来了,空荡荡的。两块钱到公交总站,然后再两块钱到望港。

  公交车没有空调,窗户洞开着,但车子跑起来凉风就灌进来了,可是汗却还是往下滴。

  爸爸以前老是说,夏天不流汗,那叫什么夏天呢。常年生存在恒温空调间的人们,对流汗也算是种奢侈,而此时天然的桑拿好好享用吧。

  流汗总比流泪好。

  到了望港站,头晕得更厉害,就只想往地上坐,还好我清醒的知道一躺下我想我就会成为铁板烧。

  家离站台还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忍着嗜睡踩着棉花继续向前走。

  爸爸,您可真逗,明明是想我回来的,可是为什么又要千方百计的阻挠我回来呢?

  包里的手机响了。

  是小雯的。

  “哈喽,雯雯姐姐。”我说着,朝着前方空气傻笑。

  “哇,什么状态?未睡醒还是喝醉了?不像是在家里吧。”小雯说。她总能像个万能定位仪随时掌握我的方位和状态。

  “答对。加十分。呵呵,在走路,走走路。”我嬉皮笑脸的说。

  “走路?你那边应该是下午吧,没太阳吗?”

  “有,七月流火,大太阳,你听知了声,就知道太阳有多大了。”我把手机举到头顶,尽量的贴近大自然,“怎么样听得到吗?”

  “哦,是哦,都快忘记知了是怎么叫的了。”

  “等下我帮你录一段,给我家妮妮也听一听。”

  “哦,盈盈,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你的事情来着,连午觉都都没睡不着。”

  “切,杞人忧天,是不是少奶奶的日子过得太平淡了,带妮妮带得太无聊了,像你们做律师的是不是一天不琢磨人,会死啊。”我没好气的说。

  “别人我才懒得分析了,你也不想想我们什么关系,一个碗里吃饭,一个被窝睡觉,一件衣服两个人穿。你说你不好,我怎么安心?”

  “好吧好吧,我都感激涕零泪流满面。”

  “我觉得你有病。”

  “啊?”我不知道她说这话从何而来,有点猛地一惊。

  “身体有病,好像已经有了;心理有病,好像也有了。我想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问题,人生过程当中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有什么阴影啊?是我不知道的。”

  “有,当然有啦。”

  “还真被我猜中了,说来听听。”电话她的喜悦不亚于打开了一个宝藏。

  “我们应该认识没有十年,也有八/九年了,感谢你,这么热的天,从几万公里之外浇一桶冰水过来,不把我淋成jīng神错乱,才怪。”

  “你的童年是不是很灰sè?”

  “还有,阳光明媚。”

  “青年呢?”

  “一帆风顺。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