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12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河童佐罗把烟弹进了芦苇丛中,说:“戒了吧。”

  胖子看着他,说:“你戒,还是我戒?”

  河童佐罗回答:“一起戒。”

  “对,一起,什么时候都要拉个垫背的。”

  我听着他们俩一唱一和的对话,默契得像是在跟自己对话。

  胖子继续说:“刚才讲哪里啦。要证明对吧。这就简单了,我先组织一下语言啊。”

  说完喝下面前的整杯啤酒,向黑呼呼的望湖某个不知明的远方望去,停了几秒说:“你,谢秋月,和我同年,应该32岁了,生日嘛,好像刚过阴历八月十五,对吧,老梁。”

  河童佐罗沉默得点点头,轻声说:“八月二十四。”

  胖子继续说:“你五岁那年,在望港上得一年级,我们都是一个班的。就在望港五人组可以在望横着走的时候,你回望城上二年级了。但是只要有假期你都会回望港,跟没离开过一样。再后来,你去了日本,老梁留在北方,眼镜定居的南方,文静住在望城,就我一个人,还在望港街上卖肉。但无论如何,我知道你们都是会回来了,我替你们守着望港的大本营。你看,老梁回来了,文静也买了房子在望港边上,你也回来了,现在就差眼镜了。”

  胖子讲得高兴,自己又喝了一杯,说:“老大,你知道吗?你刚才从我身边过,就和十年前是一个样的,仿佛这十年就像没存在一样。当然你说一样吧,又有不一样的地方,以前你是很可爱很活泼的,见谁都是开心的笑。现在呢,有种冷艳的气质,好像脸上贴了标签:‘臭男人请勿靠近’。呵呵,若是在以前,我这么说,你肯定是老早就把杯子砸过来,叫我闭嘴了。怎么样,老梁,我讲得对吗?”

  河童佐罗看了我一眼,还是闷不做声的点点头,继续喝他的酒。

  胖子继续说:“老大,你看老梁装深沉,不说话就表示你有男人味吗?我和你讲,咱们老大和十年前一样,一眼就能看到你心里去,犄角旮旯都不剩,不要以为你不是十年前的麻柴杆子,现在充其量就是长了点肌肉的麻柴杆子。”

  胖子口沫横飞的讲的出神入化,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河童佐罗也笑了。

  胖子继续说:“来来来,喝一杯,重要的是高兴,高兴最重要。”

  第三杯下肚,我感到肚子里气泡在不断的向上翻滚,我打了个饱嗝,抚摸着胸口说:“你讲了半天,说得可是谢秋月啊,可我是谢盈盈啊。”

  胖子掰了一半螃蟹的手停在了空中,看着我说:“这有区别吗?你就是谢秋月,你就是谢盈盈,谢秋月等于谢盈盈。我们哥几个就你有两个名字,就你敢把名字换掉,要不我们怎么叫你老大呢?”

  我看着河童佐罗把我的杯子倒满,我拿起来又放下,我说:“当然有区别,你们老大叫谢秋月,而我叫谢盈盈,我并不认识你们。”

  说完,我把酒一口喝掉了,头晕感开始慢慢上升。我看着河童佐罗细长的眼睛看着我,胖子的嘴巴张得老大,能看到刚刚塞进嘴里的螃蟹肉。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继续说:“我和谢盈盈是孪生子,纵然再像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你这么多话,谢秋月老早就会像你说得一样,拿杯子飞过去了。”

  说完,我整杯的喝下,用手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

  胖子没接我的话,看着河童佐罗说:“第几杯了?”

  河童佐罗回答:“第五杯。”

  胖子呵呵的笑着说:“老大酒量见涨,原来三碗不过岗,现在五碗才说胡话。”

  我挥挥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喝下,继续说:“我跟你讲了,我不是谢秋月,不要老大老大的叫,好不好啊?”

  河童佐罗冷不丁的说:“那谢秋月呢?”

  “谢秋月?”我眯着眼睛看着他,“谢秋月消失了,你们有多久没看到她,她就消失了有多久!没有人再需要她,她留着有何用!还不如死了算了!就像是知道自己死期的大象,自己走进了自己的坟墓中……”

  胖子阻止道:“老大,你这样讲背后寒嗖嗖的糁得慌,鬼故事我们讲别人就可以了,但是不能讲自己啊……”

  “我和你讲了,我不是什么老大。”我说着,手一挥,杯子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我望了一下地面,乌漆嘛嘿的什么也看不到。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会赔的,相信我……”说着我转身就要离开,可是脚却是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地上全是烂耷耷的淤泥,踩下去根本就无法动弹。

  “致远呢,致远快过来扶我一下啊。”我喃喃自语道。

  一支大手安稳的把我拖住,“谢谢你,又救了我。我会很听话的,不吵不闹,乖乖就睡觉,这个世界只要‘吧嗒’一声,就像望港家中的拉线开关一样,就全部都安静了,致远我想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人格分裂:一半的我

  的确是很安静,安静得四周一片漆黑,我用手不断去搜索,空无一物。

  我不是害怕,我只是孤单,我好想有个人能紧紧的抱着我。

  这个想法多久了?

  好久了,好久好久了,久得我已经无法分辨时间。我一直在这黑暗中搜索从未停止过。

  求你出现好吗?身体的强烈渴求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本能。我哭着喊着,声音吞噬在了黑暗中。

  求你出现好吗?我已经等待了太久,不能再等了,若是再不出现,我情愿也化为这一片无知无yù的黑暗,永不超生。

  不用再受这种等待的煎熬。

  黑暗无声无息的舞动着围绕着我。

  为什么我如此跋山涉水的来寻找,你为什么还不出现?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是那些妒忌的人,无法忍受我们的幸福,硬生生的把我们劈开,扔到了天涯海角,在无间的黑暗中,无边的轮回中,没有目的的寻找。

  为什么?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你和我一样的痛苦和yù望?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才是你身体的另一半?是不是太久的分开你已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