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14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抓着我的手,让我把手搭在他的肩头,趴在他的后背,我照做了,他的背像块巨大的浮板,驮着我平稳的向前划去。

  没几下,岛就在眼前了,他拉着我的手上了岸。

  岛很袖珍,一目了然,大概也就一两个房间的大小,倒是长了十几二十棵高大的树,岛的中央有个两张餐桌般空地。他从两棵树之间的绳索上取下一条大的浴巾让我裹上。

  我盯着空地中央小小的凸起,与其说是凸起,感觉更像是坟茔。

  “这是个坟吗?”

  “是的。”

  “谁的?”

  “谢秋月的。”他迟疑了几秒答。

  我笑了。

  “怪不得,找了你好久了,原来是在这里。”我蹲了下来看着这小小的坟茔,说:“这么千里迢迢,原来是你找我啊。”

  河童佐罗也蹲了下来,转过我的肩膀,捧着我的脸,“你,还记得我吗?”

  我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纵然气味那么熟悉,可是相貌真的毫无印象。到现在我都是依靠佐罗来给他贴标签。

  “不好意思,我本来就是个脸盲,经常张冠李戴认错人的。”

  他强忍着渐渐扭曲的脸,眼睛里的湖水止不住的就要决堤了,一把把我狠狠的搂进怀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个一直冷静沉默的男人,此时却显得如此的心慌意乱。

  我知道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丢失记忆的人呢?

  “这里面会有什么呢?”我推开正处于崩溃边沿的河童佐罗,不是我毫无感觉,只是我不想被他带入绝望的边缘。有多久没在人前落泪了?我已经不习惯别人看到我的眼泪。

  他颤抖着用手拼命抠着泥土,薄薄的土层下,能看到是一个生锈的饼干盒,那种老式的高高大大的那种,以前小时候家里会用来装爆米花。

  哆哆嗦嗦的把盒子上的泥土掸掉,端放在我面前。我捧过来不是很重,摇了摇,里面有东西。

  盒子的盖子已经生锈得非常厉害,根本无法轻易打开,我摸索这把大拇指的指甲塞进细小的缝中,指甲轻易就折断了,我看着指甲盖朝肉里面斜斜的劈进去,虽然没有出血,但是感觉剐到肉一样,紧张的塞进嘴巴一阵狂吮。

  河童佐罗接过盒子,试着找了树枝、石块都没办法打开,我说:“还是把它埋了吧。或许时间还没到呢。它不想我打开。”

  他又试着用其他的方法,还是没打开,只能接受了我的建议。

  我看着他把盒子重新埋进泥土之下,仔细的把土夯实,我问:“这是什么时候埋进去的?”

  “三年前。”他头也不抬的答。

  “你是三年前知道谢秋月消失的吗?”

  “不,我是三年前知道你还活着。”他抬着头望着我。

  知道一个人活着给她做一个坟茔,多么完美的逻辑啊。

  我继续吮吸着手指咬着残存的指甲,四处看着这个不大的小岛,小岛经过人为的修葺过,树木长得高大挺拔有序,草的高度也是恰到好处,有些藤蔓小花朵在其中点缀,纵然外面阳光白晃晃得刺眼,但这里的温度却像温暖的阳春三月。像个温馨的后花园。

  慵懒和松弛上来了,才感觉刚才太过紧张而消失的头痛也上来了。

  用毯子把自己裹得像个木乃伊躺在厚实柔软的草地上,有丝丝的微风,有青草泥土的香味,能看到树枝缝隙间,蔚蓝sè的天空。

  河童佐罗从湖边洗了手走了过来,高大的身体挡住了我眺望天空的窗口。他说:“你这样躺着会生病的。”

  “反正已经不舒服了。”我拔了根草放在嘴里咀嚼,说,“我觉得这样趟着也蛮不赖的。”

  他皱着眉头也躺在我身旁。

  波涛拍岸送来的徐徐凉风,在草叶间浮动,阳光烧烤着鱼腥味包裹着温润的草汁香味,耳畔有虫子在爬动的声音走走停停。

  我侧过身,越过密密匝匝的草缝,稀稀拉拉的树杆,望向白茫茫的湖面。能听到自己嘭嘭的心跳声音,和着波涛的节奏,岛飘飘然而起,舒舒服服的像个晃动的摇篮,耳边和着催眠的曲子。

  “月儿,睡着了吗?”河童佐罗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漂来。

  “有点儿。”我迷迷糊糊的着说。

  “还记得这里吗?”他又轻飘飘的送来一句话。

  我猛地睁开眼,看到眼前的草尖上一只蚂蚁正在拼命的往上爬。我说,“不知道哦,只是觉得好亲切,就像心里最温暖的地方。就好想这样躺着,不在起来。”

  我转过身,河童佐罗正望着我。心底从未有过的温柔荡漾。

  “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我像狗一样用鼻子拼命的四处嗅,开心的说:“能记得味道。”

  他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鼻子,笑了,眼睛是两轮弯弯的下玄月。

  他犹豫着说:“那你愿意记起我来,还是不记起我来呢?”

  他的眼神游离了,侧过身望像天空。蔚蓝的天空像个圆拱的屋顶包融这我们,仿佛世界上只剩下我们飘浮在汪洋中。

  我反问说:“那你是愿意我记起了呢,还是不愿意我记起了?”

  “所有的事情,是从过去一直延伸到现在,还会继续前往到未来,我知道逃避一点用都没有,就算身体能逃避,那心呢?”他转过头,坚定的目光望着我,说:“不管你能不能记起我来,我都只想你能留下来,月儿,留在我身边好吗?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是我有限的记忆里听到最美的情话,可是为什么像消化不良闷在胸口一样难受呢?

  我犹豫着想了一下措辞,我说。“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我们之间有过怎么样的纠葛,可是不管是随心所yù,还是随波逐流,或是随遇而安,一旦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他侧过脸,用手轻轻抚摸我的脸,微笑着说,“月儿,知道吗?这十年只教会了我一句话,那就是没什么是好害怕的。”

  我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