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分节阅读158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我会永永远远陪在你身边的,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这辈子是,下辈子也是。”

  我被这琼瑶式的对白破啼而笑了,用力的推开他,“哪有那么多生生世世啊,你有你爸呢,你还有逍遥呢。”

  他泪眼婆娑着说;“我爸他有我妈陪着走了半辈子,逍遥以后会有喜欢的女人陪他们走完剩下的路。而我呢,只有我最可怜,走了这么多年的弯路,以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可是你却把我抛弃,我怎么办,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你难道不伤心?”

  看他越说越伤心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怎么回事,年纪一大把了,还越来越会哭了。”

  他抹了一把眼泪,“你倒是好越发的铁石心肠了。”

  “哭有什么用呢。”

  “嗯,的确没有用,我带你去看中医,中医博大jīng深肯定比西医更有办法。”

  “这些年,我已经寻访过不少中医了,也都是一筹莫展。”

  “没事,没事,我们一个个城市找,我们有时间,定定心心的找。”

  “好,定定心心的找。”

  杨辉和欧阳阳以一种凝固肃穆的表情看着我们下楼,或许说他们想做点不同的表情,但是却怕表达不好,索性就说好了一起面无表情。

  “还没说好喝什么咖啡吗”我问杨辉。

  “这话应该我问你,为什么你们店里我连选择喝什么咖啡的权利都没有呢?”

  “哦,阳阳的意思是我们‘驴耳朵’是地中海风格的咖啡馆,阳光沙滩,帅哥靓女,心情放松,你每天黑着个脸,头顶着朵乌云进来,随时都要下雷阵雨的样子,对人对己都不好啊。”

  欧阳阳拼命点头。

  杨辉的脸就更黑了,“什么乌云,哪有乌云?”

  洗漱干净的梁周承走了出来,jīng神清爽很多,除了嘴角有点红肿,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他拍拍杨辉的肩膀说,“去照个镜子就知道了,太累的话,就休息一段时间,我们回家做饭去了,这里就辛苦你们了。”

  在欧阳阳欢快的脸sè和杨辉依旧阴沉着脸sè注视下,我们离开了“驴耳朵。”

  去接逍遥,两个小家伙仰着头望着戴着墨镜的我们,一副怕被坏人拐走的警惕。

  “我们不在家,家里进贼了吗?”遥遥终于忍不住问了。

  “是啊,若你们在,这两天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梁周承感慨的回答。

  “我就说嘛,家门口应该放个机器人,只要门把手一动,机器人的眼睛就‘吱’的一亮发出红外线,‘嘀嘀’‘啊’照到小偷身上就是一个个小洞洞眼;然后在门里面挖个陷阱,只要一踏上去,‘咚’就掉下去,里面放好多臭虫子,咬咬咬,咬得浑身都是窟窿眼;他若是敢碰我和遥遥房门把手,哈哈,只要一开门,‘嘭’头顶就会掉下了马蜂窝,‘嗡嗡’把他盯成个猪头肉……”

  逍逍开启了滔滔不绝功能,我们站在冰激凌车前耐心的听他的计划,递给了他一根草莓味的冰激凌,他舔了一口继续,“妈妈在你们房间门口的地上淋上一桶油,只要小偷一踏上去,‘跐溜’一声的就滑倒了,可是前面还有一地的钉子,哈哈,会把他扎成了刺猬……”

  我看着讲得摇头晃脑的逍逍,若有一天他真的要启动这个防御系统,我该怎么拒绝他呢?

  “爸爸,今天我想吃草莓味的。”遥遥举着巧克力味的冰激凌说。

  “你不是喜欢吃巧克力的啊?”

  “我今天想和大家吃一样的。”

  “那好吧,今天开草莓味冰激凌派对,我们一家人都吃一样的。”

  “我就和你说嘛,草莓味的比巧克力味的好吃,你看你今天相信了吧。”

  逍逍终于转变他想把家变战壕的话题,我内心不禁小小的欢呼起来。

  “不是,我只想今天想和大家吃一样的。”遥遥强调。

  “哈哈,你是不好意承认草莓味的冰激凌好吃吧,我不会笑你的。”

  “真是的,有什么好承认不承认的。”遥遥低声嘟囔着。

  “你连冰激凌都和我吃一样的了,别人会分不清哪个是逍逍,哪个是遥遥的。”

  “怎么分不清啦,你是小卷毛啊。”

  逍逍摸了下自己的头发,抬头望望梁周承挪到他身边,“我和爸爸是一样的。”

  梁周承认可似的也摸了摸他的小卷毛。

  遥遥抬头看我,我故意把发尾上还剩余的卷卷,撩拨了一下。

  他低声叹了口气,自顾自的往前走。

  逍逍快走几步牵起遥遥的手,“要不你也去把头发烫一下,这样我们就是一模一样的了。”

  “我才不去烫呢,那是女人才做的事情。”

  “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你是烫的。”

  “不烫。”

  “你想啊,我们一模一样,没人分得清我们谁是谁,多好玩啊。”

  “才不想和你一模一样呢。”

  “为什么不想啊?”

  “哼,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想像你一样笨呢。”

  说完这句话,遥遥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骨溜溜的望着我们。

  “哈哈。”逍逍指着遥遥大声的笑了出来。

  两个小孩打打闹闹推推搡搡的在前面走,我和梁周承慢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刚进小区门口就看见梁叔拎着满满一大篮子的菜往里面赶。

  “爸……爸……”梁周承连忙把他叫住,“爸,你看。”

  看着梁周承再一次的掏出结婚证抖给梁叔看,我真是替他臊得慌,见一个熟人掏一次见一个人熟掏一次,他这个动作今天做了不下二十次,我和他讲不要这样了,就没见过像他这样的人,怎么掏结婚证比掏钱包还利索,他嘴上说着好好好下次不会了,结果,见一个熟人还是再掏一次,就差拉条横幅去游街了。

  梁叔有点激动只是连连点头。

  “什么东东啊,让我们也瞧一瞧。”逍逍垫着伸手就去抢。

  “小心点,这可是爸爸妈妈的结婚证。”

  “结婚证可以干嘛啊,拿着它可以免费坐公交车吗?”逍逍拿在手中反复翻开着。

  “不能。”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