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6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婴儿啼哭声从窗外飘进来,不知是猫叫,还是婴儿在哭。慕小蓉盯着尸体在记忆里搜寻,最终记起,昨天,昨天下午她从玉宛居出来后跟踪古茵,当时古茵曾去见个男人,慕小蓉当时躲在暗处远远看去,男人的腿脚有些不好,但还活着,仅仅过了二十几个小时,如今却成了一具尸体——他叫李根。

  李根为什么会死?他不是跟古茵合作来完成这次敲诈吗?慕小蓉猛然记起来交易前,大概九点半左右,古茵曾出现在楼下,当时虽然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但举止间并没有任何紧张,慕小蓉误以为她是提前过来放好摄像机的,难道是来杀李根的?因为分赃不均,还是另有原因?

  众多问题一股脑涌上大脑,数十秒后,慕小蓉将视线从尸体移向床,床上有个纸箱子,绕过椅子走到床边打开箱子,箱子里装了很多东西,书籍、各种充电器、还有很多纸屑塞在里面,伸手在里面翻了翻,最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把沾着鲜血的水果刀……杀李根的凶器?慕小蓉仔仔细细在箱子里翻了几遍,根本没有摄像机,此时她顾不得恐惧,又掀开被褥,在床上床下寻找半天,依旧没有发现摄像机的踪迹,这才不得不承认,她掉进了古茵精心设计好的陷阱里……

  慕小蓉离开卧室,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最后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发短信的号码拨了过去,嘟嘟响了几声后,有个清脆的女声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远方警车的鸣笛声响起,震彻夜空,难道是来这里的?不得已之下,慕小蓉只好暂时放弃继续寻找摄像机,放下手机关灯逃离凶案现场。

  灯火闪烁的城,街道纵横交错,慕小蓉连续闯了几个红灯,转弯时差点跟迎面驶过来的汽车相撞,还好及时扭转方向擦身而过。这种事如果让媒体抓到,肯定又要大肆渲染引起社会舆论了。安全回到别墅,惊魂未定的她找出瓶红酒仰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酒精的麻痹让她稍微平静下来,这才魂不守舍地上床将身体缩成一团。

  最漫长的夜,甚至比撞死醉汉的那夜还要漫长,脑海里反复回想整件事的经过,先是快递邮寄过来的U盘,随后是发现刘不德的背叛,紧接着是神秘女人古茵、古惑仔李根的相继现身,原本以为只是场交易,对方贪财,慕小蓉给了钱拿回记录着她犯罪记录的摄像机,整件事就过去了,而如今不仅没拿到摄像机,还搞出了人命!

  很多事最怕的就是琢磨,琢磨得越深,暴露出来的疑点就会越多。李根的死,没准就是古茵计划里的一部分,现在她的计划成功了,不仅拿到了钱,还让慕小蓉成了替罪羊。没错,现在凶案现场里到处都是慕小蓉留下的指纹,比如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比如卧室的墙壁、电灯开关,还有那把古茵用来杀人的水果刀上,最关键的是,慕小蓉的兜里还放着那把可以打开凶案现场房门的钥匙,警方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她身上,到那时岂不百口莫辩。不行,得趁着警方还没有发现那具尸体前,把罪证处理掉。

  慕小蓉这样想着拿起手机,翻到刘不德的号码,刚想拨过去让刘不德去凶案现场擦掉她留下的指纹,马上想起个细节——她去交易前明明看见古茵上了辆出租车离开,李根又死在了楼上,那是谁取走的旅行袋?是古茵还是有别的合作者?还是取走钱的这个人根本就是口口声声说不再背叛她的刘不德?以前的刘不德淳朴忠诚安分守己,而如今的刘不德,还信得过吗?看来只能她亲自去了。

  清晨,雾霾吞噬了整座城,街道两旁的人从浓雾里走出来又隐匿在浓雾里,她小心翼翼开车来到四六五医院,虽只隔了条街,对面那栋老楼却若隐若现。从车上下来,快步穿过街道拐进小区,猛然发现有辆警车停在楼头,再往里走,又有两辆警车停在稍里的位置,直走到第二个楼栋时,看见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站在楼下,这才不得不接受现实。

  经纪人早已在客厅等候多时,看见慕小蓉进来,急忙起身责备道:“你这一天去哪了都?为什么把手机也关掉?我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呢,差点儿就报警。”

  慕小蓉感觉无法再隐瞒下去了,她点燃根烟,坐在沙发上闻着香烟散发出来的清香,淡淡地说:“鸿姐,出事了……”紧接着将近日来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毫无保留的全说了出来。

  经纪人听后脸色大变,起身在慕小蓉面前来回踱步,最后说道:“如果你早就把这件事告诉我,绝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小蓉,你把自己逼上了死路。”

  8、调查

  经纪人离开的那晚,慕小蓉独自喝了很多酒,最后她醉了,拎着红酒来到镜子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她头发蓬乱,双眼布满血丝,那张脸,那张被毁了容的脸,看上去十分恶心。

  慕小蓉后退两步,抬起右手指着镜子,咧嘴傻笑两声问:“你是谁啊?”

  听见了镜子外慕小蓉的问话,镜子里的慕小蓉也后退两步,抬起手指着镜子,咧嘴傻笑两声:“我是你啊。”

  镜子外的慕小蓉身子来回摇晃,镜子里的慕小蓉来回摇晃。

  镜子外的慕小蓉举起红酒喝了口,镜子里的慕小蓉手里没拎着红酒,就效仿镜子外的慕小蓉那样举起手,仰头抬起攥着的拳头在嘴边放了下,假装手里有瓶红酒。

  镜子外的慕小蓉看见镜子里慕小蓉的举动,逗得她开心大笑:“你好傻。”

  镜子里的慕笑容也被逗得开心大笑:“在学你啊。”

  镜子外的慕小蓉忽然止住了笑,举起手里的红酒:“我现在就杀了你。”

  镜子里的慕小蓉笑得更大声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就是你呀,要怎么杀?”

  镜子外的慕小蓉将举起的红酒抛向镜子,镜子碎了,掉在地上变成了很多碎片,低头看去,每个碎片上都有一张脸,它们依旧咧嘴哈哈大笑着,然后异口同声地说:“看吧看吧,你杀不死我。”

  虽然只是幻觉,但她已经无法做到像木林生所说的那样完全无视了,抬脚在碎片上使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