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0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少女有些茫然,有些恐慌,她已经迷失在了记忆深处,搞不清到底哪些经历是梦中的情景,哪些经历是现实中真实发生过的,甚至开始怀疑,现实中的她仍躺在温暖的大床上沉睡,而醒来后却发现胸口插着一把匕首生命危在旦夕的是梦中的她,她在做梦,她梦见自己快要死了,梦见自己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空间里,梦见自己在这个空间里回忆生前发生的种种,这样说来叶子欣也不过是个梦中的人物?

  她有些不想去回忆了,可那些存在脑海里的记忆却不安分地活跃起来,不由控制地呈现在眼前——在叶子欣的这场梦里,慕小蓉不再是受万人追捧的明星。十几年前,她参加过选秀,并被报纸媒体誉为‘灵魂歌者’,但后来的发展却一年不如一年。眼看青春流逝,歌坛重新洗牌,一群九0,00后迅速蹿红上位,虽有不甘,但也意识到属于她的年代已经成了过去,所以趁着容颜未老,凭借还算不错的姿色顺利勾搭到了大她三十岁的地产商程震天,成功退出乐坛做起了专职富太太。

  半年前,她老公突发心脏病离开人世,慕小蓉继承了亿万资产。

  叶子欣曾想,大家都是女人,都有着还算不错的姿色,为何老天如此眷顾慕小蓉?为何她们有着相同的梦想、相同的境遇,却有着天壤之隔的人生。是的,叶子欣羡慕这个女人,羡慕这个女人拥有的一切……

  如果说,慕小蓉的人生是场美丽而奢华的梦,叶子欣的人生,便如《卖火柴的小女孩》所描述的那样,当三根火柴熄灭,发现所有的憧憬都不是真实的,最终在圣诞之夜悲惨地死去。

  叶子欣满怀希望地擦亮第一根火柴,是在高中毕业后,她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终于可以离开小镇,到更广阔的天空追寻那个长久以来被埋葬在心底的梦想。她的梦想,是当歌手,让她有这个想法的,是那个比她大四岁的男孩——唐朝。

  在那个扭曲的梦里,正处于青春期的慕小蓉遇见了酷酷的唐朝,俩人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然而现实中,慕小蓉根本不认识唐朝,真正跟唐朝相识,相恋,相爱的,是叶子欣,她也不是被父母强制搬离了山河镇,而是为了上大学。记得临走前的那晚,唐朝将黄家驹签名的木吉他递给她,眼神里闪烁着泪光说:“接下来的路,我无法亲自陪着你走下去,就让它代替我吧,拿着它去完成我们共同的梦想,我早就说,你不属于这个小镇,将来你会有更广阔的舞台。”

  她倚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看着满天星辰,淡淡地说:“等我回来。”

  长久以来最渴望离开小镇的是唐朝,他说,镇里的人不懂音乐,只有去了大城市才能找到欣赏的人,才能有机遇,才能出人头地。可掌管着人类命运的天神,似乎嫉妒他的才华,并不想让他得以施展,于是制造了一起意外。那场意外让他的母亲瘫痪在床,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顾,即便是这样,天神还是担心他有天会离开,于是又赶走了他的父亲,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在某个清晨抛妻弃子拿走了家里所有积蓄。

  次日叶子欣坐上了开往谷溪市的火车。从小镇来到都市,进入了人才济济的艺术学院,很快就有了在学校庆新生晚会上演唱的机会,能在数万人面前唱歌是想也未曾想到过的,她把这个喜讯第一时间告诉了唐朝,晚会上她抱着那把木吉他走上舞台,自弹自唱了叶蓓的《白衣飘飘的年代》。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在红红的夕阳肩上;你注视着树叶清晰的脉搏,她翩翩地应声而落;你沉默倾听着那一声驼铃,像一封古老的信;你转过了身深锁上了门,再无人相问;那夜夜不停有婴儿啼哭,为未知的前生模样……

  歌曲结束,她放下吉他优雅弯腰对着台下的观众鞠躬,静静等待着,静静倾听着,本以为能赢得满堂喝彩,可随之到来的是嘘声、口哨声、哄笑声。她站在台上茫然,不知所措,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后来是晚会主持人搀扶着她走下舞台。叶子欣没能得到更多的认可,反而成了开学季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大家开始背地里议论她,议论她的歌声,议论她寒酸的穿着,议论她贫寒的家境。

  在真真假假的议论声中,第一根火柴灭了,当彻底清醒过来,她才发现,自己所谓的才华,不过是在唐朝面前而已,也只有唐朝会在她唱歌时听得如痴如醉,并在听后将她搂在怀里,窃窃私语地说:“你是我见过最会唱歌的女孩了。”

  叶子欣出生在普普通通的工薪家庭,起初父母都在服装厂打工,生活还算富足,后来为了供养女儿上大学,俩人除了白天正常工作外,晚上就到夜市摆地摊,冬天烤地瓜,夏天烤玉米。就在大学二年级时,叶子欣的父亲脑出血去世,没多久母亲便辞去服装厂的工作和同乡来到谷溪市,一方面照看女儿,一方面找了份保姆的工作。

  母亲姓韩,那个同乡姓田,都在程震天的别墅里。那时的程震天还没认识慕小蓉,叶子欣的第二根火柴就是在那时擦亮的,艺术学院短暂的生活让她变了,变得世俗,变得需要靠名牌提包、漂亮的衣服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