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1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叶子欣耐心地解释:“当然是日后用来威胁慕小蓉的视频了。你在哪儿?我去找你。见面再说,下面的计划我还需要跟那具尸体沟通沟通。”

  刘不德停顿了几秒,说:“陵镇西边儿有条小路,一直走会看见个村子。我在村子里呢,这里不容易碰上警察……”

  挂断电话后,叶子欣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地下了楼,开着租来的银色捷达去了刘不德说的那个村落。为了防止尸体被人发现,刘不德特意租了个独门独户的房子,有个大大的院子,车就停在简陋的棚子里,虽然戴着口罩,但也难以掩盖尸体腐烂散发出来的恶臭。她刚走进院子,刘不德就急忙从屋里跑出来,一边拉着她往屋里走,一边低声讲述着:“你可算是来了,刚才邻居过来问,说是不是什么东西坏掉了,还好我聪明,早就买了几斤猪肉放烂了扔在车厢里,才没被怀疑。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你快点儿问问……问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子欣注意到,大门和屋门的门槛前都撒着石灰,门上挂着串起来的大蒜,屋里炕头摆着一尊菩萨,墙上更是贴着大张佛祖画像,就连刘不德手腕上也多了串佛珠,看来他真是被上次叶子欣的故事吓坏了。进屋后,坐在那尊菩萨像旁边,叶子欣没说一句话,只是视线愣愣看着房角,刘不德被这个举动吓得直冒冷汗,连大气都不敢喘,大概过了三分钟,叶子欣才深吸口气扭过头对刘不德说:“他告诉了我出车祸的地点,今晚,今晚我们开着凯美瑞拉他回到谷溪市,去发生车祸的那段公路拍摄视频。你要做的就是把视频交给慕小蓉,确定她会看。”

  “他……他……”刘不德把手腕上的佛珠捏在手里,身体微微颤抖着问:“他……在这儿?”

  “你放的那些石灰,大蒜,还有这尊菩萨,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叶子欣随手拿起那尊菩萨凑到刘不德跟前说:“你和这具尸体有前世夙愿,今世若是不帮他,这辈子他都会缠着你不放。”

  “帮,我帮。”刘不德是农民出身,体格健壮,此时却像个惊弓之鸟,紧靠着墙壁表情僵硬,看上去有些可笑:“可是要怎么处理尸体?”

  “你想我们怎么处理你的尸体?”叶子欣再次将视线看向角落,自言自语,又装作聆听的样子,实则心里在想,刚才她进村子时,在路边看见的几座坟包,于是隔了几秒后,轻轻点了点头说:“今晚拍完视频后,你还回到这里,村子外不远处有坟包,找个挖开,把他埋在里面就可以,但是记住,坟主不要是男的,不要是结过婚的。男男合葬煞气太重了,会影响以后的生活,结过婚的,另一半死后会合葬,到时挖开棺木尸骨就会暴露。所以最好是女性,年轻病逝的,也算凑成一桩阴婚。”

  “这样一来尸体就永远不会被人发现了,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方法。”刘不德抬手拍了下脑袋,紧接着问:“那……那现在我们回谷溪市?”

  “不急,等天黑。”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就那样并排坐在土炕上,彼此间没了言语。几个时辰后,天由明亮变成灰暗,太阳缓缓落下,月亮缓缓升起,白与黑的轮回,房间里没有开灯,直到黑暗彻底将两人掩埋掉,叶子欣才慢吞吞地说:“可以走了。”

  刘不德开着那辆凯美瑞,叶子欣则开着银色捷达,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村庄,慢吞吞地在土路上爬行……

  在那场梦里,慕小蓉是在下高速路时撞死的醉汉,而现实中,事发地点在谷溪市崇明路上一条不算宽阔的小胡同里。当时叶子欣并不在现场,她是听田婶说的。从两个多月前开始,田婶就已经开始在暗地里监视慕小蓉了,她是叶子欣在别墅里的内应。半年前,慕小蓉给了田婶一笔钱,让她冤枉母亲,为了那笔钱,田婶撒谎了。没多久母亲在牢房里自杀,田婶才意识到严重性,开始自责,当叶子欣再次找到她时,田婶说,她并不知道慕小蓉为什么要费尽周折陷害母亲,只是听说母亲那晚拿着项链上楼道歉回来后,一直心神不宁,整夜都没怎么睡。

  用了两个小时返回谷溪市,找到那条胡同,先伪造好案发现场,然后把那具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的尸体放在车底。紧接着叶子欣让刘不德拿着手机站在胡同口的位置,设计好偷拍角度,自己则回到车上摘掉口罩换了身衣服。田婶记忆里当晚慕小蓉就是穿着这身衣服开车出去的——准备就绪后,叶子欣装成慕小蓉,慌慌张张地下车检查,慌慌张张地从车底拉出尸体,又慌慌张张地四下张望,最后慌慌张张地单独将尸体塞进后备厢,然后开车离开胡同。

  拍完后,她像是导演,走到刘不德身边拿过手机反复看了几遍,觉得效果并不理想,于是又摆好现场重新来过,就这样来来回回试了五六次,最终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刘不德站在旁边指着手机说:“这东西模模糊糊的,根本看不清,慕小蓉会给钱吗?”

  叶子欣关掉视频,将手机踹回兜里说:“如果拍得太清晰一下就能分辨出真假了,要的就是这种模糊的效果,接下来我们要看谁的心理承受能力强了。放心好了,慕小蓉没有勇气赌这局,看到视频后肯定会付款的。”

  午夜十二点,整个城市静悄悄的,把拍摄现场重新收拾好,叶子欣说:“时间不早了,你抓紧回去处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