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2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从小到大,叶子欣都渴望着能够引起周遭人的注意,却未曾想过会以这种方式。来自外界或恐惧,或惊讶,或嘲讽的眼光让她开始有意逃避,逃避除了唐朝以外的任何人。

  她的人生毁了。出院后叶子欣把自己囚禁在老房子里,许是从那时开始,心里就埋下了颗仇恨的种子,种子渐渐生根发芽,她开始有了仇恨,开始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拜慕小蓉所赐,她开始憎恨慕小蓉,无比憎恨,每当想到从今以后暗无天日的生活,就越加憎恨,恨得咬牙切齿,恨得在枕头上贴着慕小蓉的名字用菜刀疯狂地砍,但这样做依旧无法解恨,怎样才能解恨呢?她萌生了报仇的想法,最初只是个天马行空的构思,根本不知该如何实施,也没有勇气去实施。

  唐朝每天都会按时过来送吃的,然后俩人坐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会儿天,整整两个月从未间断,可忽然有一天,已经过了时间,唐朝还没有来。叶子欣开始坐立难安了,心里想着原因,起初她在给唐朝找借口,也许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吧?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开始心灰意冷,觉得唐朝不会再出现了,谁愿意对着如此丑陋的脸过一辈子呢?毕竟唐朝也是个正常人……

  虽这样想,却不愿承认,直到天彻底黑下来,叶子欣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地出了门。这还是从医院出来后第一次出门,北方的寒冬,冷风刺骨,街道上堆满了积雪,叶子欣艰难地走着,半个小时后终于站在了唐朝家门前,她试着敲了敲门,没反应,又试着敲了敲,依旧没反应,刚要转身离开,这时隔壁邻居家的房门打开了,询问下才得知,唐朝早就把这里的房子卖了,现在不知搬到了何处。

  山河镇是个不大不小的镇,镇里共有几十万户人家,想要找个人也并非易事。那晚叶子欣回到家后辗转反侧,她希望自己是错的,希望唐朝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然而接下来的几日唐朝犹如人间蒸发,始终没有出现。叶子欣绝望了,她身无分文,家里能吃的东西都吃了,最后不得已只能把房子抵押出去,她用抵押来的钱回到了谷溪市,租了个房子,开始计划着如何报复慕小蓉。

  首先,她要接近慕小蓉,而且不能明着接近,需要一座桥梁,田婶就是她和慕小蓉之间的桥梁,但如何说服田婶来帮自己呢?叶子欣想了很多方法,最后发现都没有用上,当田婶见到她这张毁了容的脸时,先是跪倒在地连连道歉,紧接着便答应了叶子欣的所有请求。她开始以田婶远方亲戚的名义出入别墅,耐心等待着,等待着一个让慕小蓉无法翻身的机会,终于,她等到了。

  那天叶子欣在地牢里监控着慕小蓉,慕小蓉起初在卧室里,后来去了客厅,没多久刘不德来了,俩人先后进了书房。整个别墅只有书房没有监控,叶子欣很好奇俩人在聊些什么,于是顺着楼梯走上去,耳朵贴在暗门上偷听,因为隔着一堵墙,听得不是很清晰,但隐隐约约,她好像听见了“尸体”两个字,什么尸体?哪儿来的尸体?叶子欣提前从地道钻出来,到别墅外临时租的捷达车里静静等待,没多久刘不德出来了,开着那辆凯美瑞,那辆凯美瑞是跟慕小蓉一起嫁过来的……

  叶子欣开着捷达跟在凯美瑞后面尾随,开出别墅后,刘不德又转了两条街,最后将凯美瑞停在了路边。叶子欣掠过凯美瑞,又朝前开了段距离,最后拐进一条胡同里,这才从车上下来,躲在暗处偷偷观察。刘不德在车里坐了十几分钟,紧接着从车上下来绕到车后打开后备厢。

  后备厢弹起来时,里面有只手跟着弹了起来,那是一只血淋淋的手,在月光下特别扎眼。刘不德吓坏了,急忙后退两步,盯着那只手看了将近半分钟,最后慌张地将那只手塞进去吃力地关上后备厢,前后左右看了看,见没人,这才擦掉冷汗,开车离开。尸体,真的有尸体,躲在胡同里的叶子欣看见那只血淋淋的手时没有任何恐惧,反而无比兴奋。

  唐朝的离开,让叶子欣再次想到了自杀,那晚,她站在阳台上,遥望不远处的文化广场,广场里有很多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在跳舞,耳边飘荡着那首最近很火很火的歌——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节奏欢快的音乐,满面春风的大爷大妈,仿佛所有的人都活得无忧无虑,除了叶子欣。这样的场景让她想到了慕小蓉,如果就这样死了岂不便宜了这个女人?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从阳台上下来,来到镜子前,摘掉口罩,盯着镜子里那张如噩梦般的脸,叶子欣狠狠攥紧拳头发誓,要活下去,要为母亲报仇,要为自己报仇,要让那个毁了她这张脸的女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幸得老天照顾,现在机会来了……

  16、完美的计划

  书房的门被打开了。叶子欣躲在电脑桌后面屏住呼吸,心开始砰砰乱跳,不知该如何是好,一秒,两秒,三秒,时间从没过得如此慢,仿佛过了整个世纪,最后脚步退了出去将门关上,与此同时书房外响起了慕小蓉的声音:“田婶,书房是不是进老鼠了,最近怎么老是能听见些声音。”

  汗水浸湿了头发,叶子欣抬起胳膊擦掉额头上的汗,等慕小蓉走远,才站起身,然而刚想打开暗门回到地牢里,书房外又传来了脚步声,这次的脚步声和刚才的不同,很轻很轻。叶子欣急忙躲在书桌后,脚步走到书房门前停了,过了将近半分钟后,那扇门才轻轻被推开,与此同时田婶轻声细语地喊道:“子欣,你在这里?”舒了口气,叶子欣从电脑桌后站起身,田婶见状轻手轻脚地关上书房的门,面露惊恐地走向叶子欣责备道:“你不要命啦,这要是被发现别说报仇了,连你都得被关进大牢里。”

  “现在不是没事?”叶子欣故作镇定,摘掉口罩深呼吸几口,再次将口罩戴上,对田婶说:“你赶紧出去吧,有时间弄一两只老鼠放在书房,省得慕小蓉起疑心。”

  “你自己小心点儿,千万别出啥事。”田婶叮嘱了一番,转身离开了。见田婶离开,叶子欣走到书柜前拧开暗门走了进去,关门时,她并没将那扇暗门关严,而是留了很小一条不易被察觉的缝隙。回到地下,在电脑上处理好视频,又拿着笔在准备好的纸条上写好字放在信箱里,顺着地道爬到假山,将信封放在洞口边儿上用石头压上,紧接着给刘不德打了电话。

  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刘不德才接起来,慌慌张张地说:“我一直在等你电话呢,尸体按照你说的埋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叶子欣顺着洞口朝外看了看,见附近没有保安巡逻,于是说道:“今晚过来,视频我已经准备好了。别墅后面有座假山,假山有个小洞,洞旁边有个拳头大的石头,石头下面压着信封和U盘,你交给慕小蓉,任务就算结束了。”

  刘不德“哦哦”答应了下来,紧接着又问:“我得怎么说啊?”

  叶子欣想了想:“就说是个神秘人交给你的。”

  挂断电话后,叶子欣又按照原路爬回到地下,来到小房间,透过视频监视着慕小蓉。午饭过后,慕小蓉精心打扮一番出了门,直到晚上7点多才回来,回来时有些醉意,似乎喝了不少酒,走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