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5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唐朝说对了,没有计划是完美的,这个计划里,叶子欣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她在四六五医院租的房子,那房子登记的是她自己的身份证,如果煤气爆炸了,如果慕小蓉死了或被炸伤,警方很快就能找到她。还好唐朝说服了她……

  人生仿佛一场梦,有时是好梦,有时是噩梦,有时由好梦转变成噩梦,有时由噩梦转变成了好梦。叶子欣感觉自从母亲被冤枉在牢里自杀后,她就做了场梦,这场梦里唐朝让她彻底心灰意冷,又是唐朝让她对未来燃起了希望。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了他(她)放弃掉原本坚守的堡垒。次日,她退掉了那个为了报仇租下来的老楼,和唐朝两人坐上了通往山河镇的列车,一种生活的结束,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唐朝在山河镇租了个房子,为了迎接叶子欣,他把小屋收拾得一尘不染,摆了很多花篮在地上,就像走进了童话世界。当天晚上,唐朝拿起了许久没弹的吉他,俩人坐在花丛中,轻轻弹唱起了黄家驹的那首《真的爱你》。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人,叶子欣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代,她每天趁着母亲睡着偷偷溜出去,去唐朝所在的酒吧听着他的歌,看着他在舞台上的样子。回忆那么远,回忆那么近——如果这就是结局该多好。

  20、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唐朝策划了一场简单婚礼,婚礼上没有来宾,没有亲朋好友,他们就那样穿过满地的花篮,在阳光下彼此交换了戒指,诉说着对于未来的期许。

  仇恨被融化,接下来的日子,叶子欣的眼里只剩下了唐朝,开始试着不去在意外人的眼光,沉溺在美好的生活里。婚后唐朝白天会去快递公司送邮件,晚上则拿着吉他去镇里的酒吧卖唱,他说:“我们早晚会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叶子欣成了贤妻,每天跟柴米油盐打着交道,偶尔她也会走到镜子前,看着那张如魔鬼的脸发呆,回想着那段炼狱般的生活,回想起那个诬陷母亲导致她毁容的女人,但内心早已没有恨意,有时候甚至想要感谢,感谢曾经遭受的痛苦,如果母亲没死,如果她没毁容,是否还会回到山河镇?是否还会嫁给唐朝?怕是她还待在谷溪市追寻着不切实际的明星梦呢。

  如果这就是结局该多好啊!少女像是看了场关于爱情的电影,深深融入叶子欣和唐朝的爱情里,感动得一塌糊涂,甚至眼角开始有些湿润,泪水滑落,掠过脸颊到达耳垂,整个过程痒痒的,她试着抬手擦掉眼泪,却忽然想起,在这个黑漆漆的空间里,她什么都做不了,双手双脚是不存在的,存在这里的只有感知和回忆,感知让少女能够清楚地了解到现实中她的身体正在经历怎样的事,比如先前的那双抚摸她的手,比如躺在按摩椅上有频率地抖动,而回忆,让她没那么孤单。

  回忆里她做了一场梦,梦里成了慕小蓉,梦醒她又变成了叶子欣,叶子欣的爱恨情仇,会是她的爱恨情仇吗?叶子欣的唐朝,会是她的唐朝吗?

  那双手在她最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用拇指擦掉了徘徊在眼角的泪珠,与此同时有个模糊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那个声音似乎很兴奋,是个男人,他说:“你听见了,我就知道你能够听见。”

  事实上这是少女第一次听见那双手的主人说话,很沙哑,很好听的声音,和影片里唐朝的声音有些相像。是唐朝吗?她试着把这句话传到现实生活中那双手的主人耳朵里,但失败了。眼前的影片跳动了几下,仿佛是在提醒唯一的观众下面的影片开始了,要集中精力喔!

  影片开始的字幕上写着——半个月后的某一天。

  唐朝吃完晚饭拿着吉他出了门,叶子欣收拾好屋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里面有则娱乐新闻,下面的标题写着“亿万富婆辞别歌坛二十年后重新复出追寻音乐梦”,里面的主持人说:“当年靠选秀出身的灵魂歌者慕小蓉近日签约华龙演绎,成为旗下签约歌手,并将联合富商之子雷洛推出首支单曲《懵懵懂懂》。此消息被挖出后慕小蓉颇富有传奇性的人生也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

  雷洛,很熟悉的名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叶子欣坐在沙发上努力回想,忽然电视灭了,随后灯也灭了,房间陷入漆黑中。她起身走到电灯开关前试了两下,依旧没亮,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该死,又跳闸了。”说完,她摸索着回到卧室寻找手电,还没等找到,便听见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她直起身朝门边挪了挪,视线看向客厅,客厅里站着个黑乎乎的影子,不太确定的轻声询问:“唐朝?”

  那个黑乎乎的影子没说话,朝卧室这边走了两步,紧接着停下脚步轻轻咳嗽了两声,礼貌地询问道:“叶子欣?”——不是唐朝,叶子欣警惕地后退了两步靠在墙上,用一只手在床头柜上继续摸索着手电说:“你,你是谁?”

  “别紧张,我只是来……”黑乎乎的影子说到这里,又重新迈动步伐走进卧室,紧接着关上门,压低声音说:“我只是来杀你的。”

  叶子欣没找到手电,不过找到了闹表,她将闹表抓在手里,死死盯着黑影。黑影说完那句话后没动,隔了大概三四秒,才将手伸进大衣里要掏什么,叶子欣见状大叫一声,将手里的闹表扔过去,紧接着冲过去撞倒黑影,打开卧室的门跑了出去。

  她想跑到楼道里求救,然而在路过客厅时绊倒了,狠狠地摔倒在地,还没等起身,有双手堵住了她的嘴,紧接着便感觉脊背一阵刺痛。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忽然闪出了慕小蓉杀害田婶那晚的视频录像,想起了田婶狰狞的表情,想必她此时也是那种表情吧?叶子欣拼命扭动着脖子,想看看黑影是谁,然而那只手的力气很大,紧紧捂着她的嘴,紧紧板着她的头。

  那把刀从叶子欣的脊背抽了出去,架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那个黑乎乎的影子又说话了,他不紧不慢地说:“你肯定想知道我是谁吧?”

  叶子欣挣扎着,但显然挣扎毫无用处,只能让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由于乱动,脖颈上的那把刀已经划伤了她,血顺着滴落到地板上。

  黑影用腿压在她的背上,让她不能继续乱动,然后说道: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