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6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老公。”她坐在李根身边,侧头躺在李根的肩膀上撒娇恳求道:“你不是说跟这里的服务员很熟嘛,去帮我打听下,看看刚才这屋的客人是谁?”

  “想要钓个有钱凯子?”李根摘了一粒葡萄丢进嘴里,然后站起身,边朝包厢外走边说:“一瓶酒好几千,肯定是凯子,你要是钓上了可别忘了我,弄个几百万花花,让咱也尝尝当有钱人的滋味。”

  李根走出去后,马文文靠在沙发上,回想刚才那一男一女的对话,大部分对话已经记不清了,其实她对他们间的谈论内容并不感兴趣,让她感兴趣的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叫刘不德的男人。

  不久前的某个黄昏,她坐在自家客厅里看电视,忽然有个男人按响了门铃,穿过院子顺着门洞看出去,是个很壮的男人,男人的头发有些凌乱,脸庞有些憔悴,眼神有些缥缈,行为有些古怪。

  见门洞被打开,随后露出一只眼睛,先是东张西望,然后对着门洞里的马文文说:“这……这是马有才家?”

  马文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疑惑地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反问道:“你是谁?”

  男人凑近门洞,轻声细语地回答,仿佛是怕被人听见:“我……我是……是……是马有才的朋友。我叫……刘……刘不德。”

  马文文被这个古怪的名字逗乐了,呵呵笑了两声,略带调侃地说:“你骗谁啊,哪儿有人叫这么古怪的名字。还留不得,干脆叫活不长好了,你妈妈是不是生下你时就想把你送人啊。”

  刘不德的表情有些尴尬,吞吞吐吐地解释:“不……不是……不是那个留不得。是刘备的刘,不要的不,品德的德,意思是……是……不要丢掉品德。刘不德。你……你是,马有才的妻子?”

  “亏你还自称是我爸朋友。”马文文打开插着的大门,边往屋走边说:“他妻子我母亲都跑了好几年了,难道马有才没告诉你?”

  “那你是他女儿?”刘不德跟着进屋,坐在客厅里的椅子上,打量着眼前这个正处于花季,身材饱满的妙龄少女,感慨道:“马有才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儿。”

  “大叔你还蛮会说话的。”马文文手里拿着遥控器,换了个台,看着刘不德说:“你是来找我爸的?他都好几天没回来了,说不准是喝多了猝死在哪个胡同了。”

  听到“猝死”,刘不德更加紧张了:“找……找你也行。”他在大衣兜里翻了翻,翻出个信封,随后将信封递给马文文继续说:“这里面有……有一万块钱……是……是前两年管你爸借的,现在还他。”

  马文文接过信封,打开数了数,又塞进信封压在屁股下面说:“大叔,那我就收下了。你放心,等他回来我会帮你转交给他的。刘不德,我记得你名字。”

  天彻底黑下来后,刘不德离开了,至于信封里的钱,次日她便去店里定了那辆李根一直以来钟爱着的摩托车。马文文并没把这个人,或者这件事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刚才从那一男一女的嘴里重新听见这个名字,怕是早就忘到脑后了。

  李根走进包厢,重新坐在马文文身边,拿起那瓶昂贵的红酒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说道:“我问了服务员,还真是凯子,大凯子。猜怎么着,女的是当地大富豪程震天的妻子,那男的来头也不小,是地产商雷老虎的独子,叫什么来着,对了,雷洛。听说这俩人是常客,隔三岔五就会过来。”

  马文文听了李根的介绍,脸上露出了微笑,若有所思地说:“原来是给富婆当司机,老公,这下我们发了。”

  李根听得有些茫然:“何解?”

  马文文抢过李根手里的红酒,放在茶几上:“先别喝了,听我说。如果刚才在包厢里的女的真的是大富豪程震天的女人,那前几天给我送钱的就是她的司机。主子是富婆,司机肯定也差不到哪儿去。”

  李根仰头靠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说:“还以为是什么发财的机会呢。主子的钱也不是他的钱,就算他真有钱,跟你又有什么关系?除非你去钓他,到时候他的钱才能成为你的钱,你的钱才能成为我的钱。”

  “也未必非得钓。”马文文拿起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点燃,把刚才昏昏沉沉听来的对话重复了一遍,最后淡淡地说:“那个刘不德,虽然只是见了一面,但能看出来,傻帽一个,肯定很好骗。这样,上次我留了他电话,明天找个时间把他约过来,到时你也来,就开门见山拿这件事威胁,不信他不上套,到时怎么也能弄个十万八万的花花。觉得怎么样?”

  李根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听你的。”

  新时尚歌厅在谷溪市,谷溪市离陵镇不算远也不算近,出了市区骑摩托车要将近四十分钟。马文文住在陵镇,两个多月前她在陵镇新开的超级商场里当化妆品导购,那已经是她最近两年换过的第N份工作了。直到四周前,她经同事介绍认识了李根,李根也住在陵镇,没有正当职业,经常和几个哥们蹲在陵镇一中外面讹诈小学生的钱,收入颇丰,日子过得衣食无忧。

  马文文和李根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巧的是,马文文长久以来一直想从自己的世界里逃出来,想去体验另外一种不同的生活,所以李根成了她的引路人。后来她辞掉了工作,进入到了李根的生活里,李根整日都喝得醉气熏天,走在街上见谁不顺眼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偶尔也会被别人打得鼻青脸肿,这样的生活让马文文感觉很刺激,是她二十年里从来未曾体验过的,于是她着迷了。事实上,马文文根本搞不清,她是着迷于现在这种随心所欲的生活,还是着迷于李根这个人。

  摩托车在高速路上风驰电掣,马文文紧紧搂着李根的腰,路边的景象一闪而过,引擎发出的轰鸣声刺激着耳膜。今夜月光很圆,星星铺满整个星空,远方黑黝黝的山坳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趴在天与地间庞大的野兽。可能是因为酒精的麻痹,让李根毫无节制地加速,加速,再加速,原本需要四十分钟的路程仅仅用了二十分钟便到达了,从车上下来,马文文整个身子都在抖,心怦怦乱跳,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脸色异常苍白。

  李根看着她哈哈大笑,说:“瞧你吓得。”

  22、谎言

  时间逼近午夜,小镇静悄悄的。

  李根走后,马文文锁好门,穿过院子跑进房间直接上二楼,推开了父亲的卧室。书桌上摆放着一瓶没有喝完的白酒瓶,角落竖着个落满灰尘的牌匾,牌匾上写着“东北土菜馆”。

  已经两周了,好像自从李根闯进她的生活,父亲就离开了她的生活。自从母亲逃跑后,父亲便开始嗜酒如命,从早到晚酒瓶不离手,每次喝到酩酊大醉都会东倒西歪地走出家门在街头流浪,除非酒彻底醒过来才会拖着脏兮兮的身子回到家中。所以起初马文文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件事,以为还是和平时那样,等父亲酒醒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