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8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马文文根本没听清小男孩在说什么,她的耳朵仿佛失聪了。

  小男孩抬起手里拿着的卫生巾在马文文眼前摆了摆,把头凑过来说:“在我脸上亲一口,亲一口就把尿布还给你。”

  马文文僵硬地扭头看了一眼课堂里起哄的男生,情绪瞬间爆发了出来,抓起放在旁边课桌上的钢笔,直接插在了小男孩的眼睛上。接下来的场景,小男孩大叫着捂着眼睛,教室里的其他同学,有的面无表情愣在那,有的撕心裂肺地惊叫,有的直接冲出教室在楼道里喊着老师。马文文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后来,马文文被学校开除了,小男孩瞎了只眼,两方家长协商了大半个月,最后父亲不得已抵押出了东北土菜馆来赔偿。

  突然间一家人都闲了下来,父母不用再早出晚归了,于是辞掉小保姆,整日待在家里。本来这正是马文文长久以来渴望的场景,她曾经编造一个又一个谎言,想出各种古怪的理由来,无非就是想让父母留在家里多陪陪她,如今,这个愿望终于成真了,可却再也找不回当初那种渴望了,找不回跟父母腻在一起的乐趣了。

  她把自己囚禁在卧室,自己不出去,也不允许父母走进来,到了饭点儿母亲会按时把饭菜放在门口。那段时间,父母争吵多了起来,经常能够听见楼下俩人大声争论着,争论的内容多数为了钱,少数为了她。

  半年后的某个清晨,父亲踹开了她的房门,随后有几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人冲进来,把睡梦中惊醒的马文文捆绑起来,扛进了一辆白色的车。那辆车慢悠悠地开着,几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坐在她旁边,父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她向那几个穿大褂的男人求救,他们就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无动于衷。她向父亲求救,父亲回头看了她一眼,嘴唇上下蠕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2009年5月28日,她被送进了谷溪市第八人民医院,经过两周的检查后被转移到西京华慈医院,这间医院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华慈精神病院”。

  叶子欣在那个破旧的小旅馆里做了场梦,梦里变成了慕小蓉。从噩梦中逃出来,叶子欣的仇恨最终被唐朝所融化,回到山河镇开始了新的生活,可就在少女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时,有个杀手闯进房间杀了叶子欣。濒临死亡的叶子欣缓缓闭上眼,当用尽力气再次睁开眼睛时,叶子欣变成了喝醉酒趴在包厢洗手间里睡着了的马文文。

  回忆是不可控制的。开始时,她以为是自己在回忆,是自己在控制着回忆的走向,后来她隐隐察觉到,那些回忆根本不是她在控制,她也根本无法自主选择去回忆哪段内容,忽略哪段内容。

  有股无形的力量在牵着她的鼻子走,她仿佛是一盘空白的卡带,回忆是跟卡带紧紧链接起来的,有人在卡带里录一句话,她就回忆一句话;有人在卡带里讲述一段场景,她就回忆一段场景。她试着挣脱那股禁锢着她回忆的力量,然而每次挣脱出来,面对眼前的空无一物,面对四周深不可测的黑暗,陷入的则是更大的恐慌当中。那双手好久没碰触她了,那个声音自从上次短暂出现过后也再也没有出现过,难道陪伴在她身边的“唐朝”终于要丢下她不管了吗?不,也许他只是去了趟洗手间而已,毕竟人有三急嘛,现实中他可能花了三五分钟跑去洗手间解手,但在这个空间里,她要等上几个寒暑。

  少女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期待着,期待着那双手,那个声音的再次出现,然而她等来的却是那股无情的力量再次将她拉进了回忆里——马文文的故事依旧在继续!

  华慈医院有栋楼在西北角,共三层,最顶层住着病情严重、极具危险性的人;中间这层住着的是有攻击性、有轻微暴力倾向的;底层分两个区域,一个区域是休闲娱乐区域和食堂,另外的区域里住着相对正常的患者。上两层是单间,大多数时间患者是被锁在房间里面的,只有最底层的病房是合住,每个屋子里大概能住三四个人,白天他们也可以在大厅里自由活动。

  刚送过去时,马文文被判定重度抑郁症患者,有暴力倾向,被关在了二楼靠右边的房间里。那个房间没有窗户,事实上二楼的所有房间都没有窗户,窗户用泡沫挡住了,连地板和墙壁都包裹着泡沫,走在上面软软的,是防止病人自杀吧。门旁边堆放着一些报纸、杂志,是供病人无聊时消遣用的,她注意过,那些报纸杂志大都是2005年以前的,好久没更换过了。她的专属医生是个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护士都叫他周医生,周医生每周二和周四都会来找她谈心,但大多数时间马文文都是蜷缩在角落里。每月的15号和27号是探视时间,开始的时候母亲每隔一个月来一次,每次过来相互说不上几句话。马文文最后一次看见母亲,是在入院后的第二年,母亲坐在她对面,沉默了良久,最后说:“我要走了,去很远的地方,以后可能不会来看你了。不过放心好了,我预存了医院的费用,应该够了。”

  马文文头低着,始终没有抬起来,也没表现出任何惊讶,就仿佛这件事一直是在她的预料之内。母亲那次走后,从此她的生命里就没有了关于母亲的任何消息。她在二楼住了两年多,在周医生的帮助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