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9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马文文坐起身,看了看自己身体,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最后嗓音沙哑地说:“我染上了毒瘾,快要死掉了,慌忙下找到了一粒药片。”

  周医生不紧不慢地说:“现在你说哪里才是真实的世界?”

  马文文不假思索回答:“这里,这里是真实的。”

  周医生听见这样的回答咧开嘴,露出两排泛黄的牙齿,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这里也不是真实的,真实的世界在那里……”他慢悠悠地抬起手指向放在门旁的一堆报纸。

  马文文发现报纸上面摆放着一本书,她站起身,刚要走过去,天地再次扭曲。她又回到了幻觉里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她躺在地上,外面天已经大亮,有个声音从楼下传来,传进了她的耳朵,是女人的声音“请问屋里有人吗?”

  她起身,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小心翼翼地走下楼,看见大厅里站着个女人,奇奇怪怪的女人,大热的天儿,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那双眼睛。

  那是深邃的目光!

  26、真假世界

  仿佛有根很细很细的针扎在了心口,很痛,这种感觉是先前从没有过的。回忆慕小蓉,回忆叶子欣,少女更像是个观众,她曾感动得流泪,但仅仅只是单纯的感动,被故事里的人和事所感动。此时为何会心痛呢?是被马文文的经历所感染了吗?不,不是的,这是她的经历,马文文经历过的正是她经历过的,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才会感同身受。她的名字叫马文文,这次不会错了。

  少女对此深信不疑!

  回到幻觉世界里的马文文从楼上走下来,看见了那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得女人,女人的那双眼睛很深邃。

  她礼貌地问:“你是?”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想必那张脸也很漂亮吧:“我叫叶子欣,你不认识我,不过我认识你。有件事我思考了很久,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是关于你的父亲。”

  马文文听见是关于父亲的,有些激动:“你找到我父亲了?”

  叫叶子欣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沉默片刻,最后深吸口气说:“他……他死了,怕是以后你也没机会在见到父亲了。”

  马文文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不确定地问:“你刚才说……说……谁……谁死了?”

  叫叶子欣的女人轻声地回答:“你父亲,他已经死了。大概一个月前,你父亲被慕小蓉开车撞死在了谷溪市,还记得那个来找过你的刘不德吧?现在刘不德已经回河南老家了,尸体被他埋在了离陵镇不远的村庄外。抱歉,我不知道具体位置。”

  刘不德说的那具尸体,是她父亲?那,那撞死父亲的,不就是富商程震天的妻子,程震天的妻子叫慕小蓉,脑海里回想起她在洗手间半睡半醒间听见的对话,难道说那个醉汉指的就是父亲,是父亲喝醉了酒躺在胡同里听见了慕小蓉和雷洛合伙害死丈夫的对话?先前马文文还联合李根去敲诈刘不德,现在想来是多富有戏剧性的场景,难怪刘不德轻而易举地就给了钱。

  马文文使劲儿摇了摇头:“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叫叶子欣的女人转过身,背对着马文文看向小院子说:“我的母亲曾经在程震天的别墅里当保姆,后来那个女人冤枉我母亲,害她入狱并导致自杀,也间接害我毁了容。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脑海里只有仇恨,我想报仇,不过有个男人,他叫唐朝,改变了我。”叫叶子欣的女人停顿了几秒,继续说:“现在我要跟着他回家乡,开始新的生活了。前阵子跟踪刘不德时知道了你住在这里,所以在临走前,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这件事,并不是希望你报仇,你也报不了仇,相信我,千万别去惹那个女人。”

  马文文站在原地,她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或是什么动作来表达此时内心的悲伤。眼前忽然浮现了很多画面,都是关于父亲的,从精神病院回来后,原本她多多少少还是对父亲存在怨恨,不过有几次,父亲喝多了跪倒在她面前痛哭流涕,反反复复地说“我不是个好丈夫,不是个好父亲,但对于你母亲,我没有亏欠,也没有对不起她,是她对不起我。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

  叫叶子欣的女人走了。

  瘫软地跌坐在地上,眼泪在眼圈打转,过了很久,她抬手擦掉泪水,嘴里说着:“这是假的,这个世界里发生的所有事都是假的,对,都是假的。”然后站起身,跑上楼蒙上被子睡觉,也许一觉醒来,她就会回到现实世界里去,回到白色的房间里。但她失败了,再次睁开眼,她依旧在幻觉的世界里。药片,难道只有吃了药片才能回去?马文文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来到谷溪市,守在新时尚歌厅门外,等了两天一夜,李根出现了。她看见李根走进新时尚,自己也跟了进去,找到了李根所在的包厢打开,李根正搂着个穿短裙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女人。

  马文文走上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说:“我……我有事找你……”

  李根见状,先是惊讶,紧接着起身拉着马文文来到洗手间,关上门,气急败坏地说:“你不会是想缠着我吧?别傻了,我们只是玩玩。”

  马文文小声提醒自己“这都不是真的”,然后抬头,盯着李根的眼睛说:“给我几粒药片。”

  李根干巴巴眨了两下眼:“你要药片干吗?不……不会是上瘾了吧?”

  马文文点了点头。

  李根咧嘴哼笑了一声,从兜里拿出小瓶子,倒出些药片说:“敲诈刘不德的主意是你出的,这些就当是分你的,省着点吃,这些没了我可不会白给了。很贵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